赶走了迪斯,大众接下来的转型路要怎么走?

  迪斯是Yī个相对激进的改革派,但改革派的命运大家都懂的,成则名Liú千古,败则一文不值。回顾一下历史,改革从来都没那么容易。

  日前,宣布现任CEO迪斯将于几Zhōu后离任,虽然大众对外称是Dí斯离职的,但是国外媒体普遍Bào道是:迪斯是被赶走的。

  赶走了迪Sī,大众接下来的转型路要怎么走?

 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,但平日里关注汽车行业的Péng友们,对此Shì可Néng也没有太过惊Yà。因为关于Dí斯的去留问题,大众集团在2021年底经过了一次持续很久内的Nèi部Zhēng斗。争斗De结果就是Dí斯的合同Yán期,却被严重削权。

  现在回过头看,可见迪斯当时与大众利益集团的矛盾就已经激化到何种程度了,任职期未满Jiù被强行投票“剔除”,显RánShì不愿看到其在位子上多坐一天。

  稍微有点让人唏嘘的是,迪斯在人事变动的公告发布的前两小时,还在推特上发了张面带微笑、准备休假的照片,并且对全体员工表示感谢,以及对公司下半年业绩较为乐观的预估。如今,再看见这张迪斯Mǎn面笑容的照片,似乎包含着许多不可言说的无奈。

  毕竟,迪斯绝对称得上纯电汽Jū的先锋人物。连马斯克都曾Kuà赞其在推动大众迅速走向电气化方面功不可没。认为大众汽车很幸运拥有迪斯。”

  赶走了迪斯,大众接下来的转型路要怎么走?

  这恐怕也是为何同为传统汽车巨头,大众在智能电动车时代Míng显更具忧患意识,反应速度也比日系快很多De原因。

  事Shí上,这几年下来,关于大众集团在电动化和Zhì能化方面大刀阔斧的努力,基本都是迪斯制定的改革措施。包括建设专用的MEB纯电平台;力推软件自研,打造全新的电子体系架构;为了开源节流,宁愿Dǐng着工会强烈反对的压力,也要大规模裁员。

  迪斯将“新大Zhòng汽车Jí团2025年转型战略”分为三Gè阶段。目前,第Yī阶段已经结束,核心品牌恢复盈利,并且在电动化层面,改革已经Chū见成效。大众的电动化MEB平台表现可圈可点,ID.系列无论是Nèi饰设计、科技感都打破了消费者对于传统大众车型De固Yǒu认知,也在逐步推Jìn。

  Gǎn走了迪Sī,大众接下来的转型路要怎么走?

  尤其是相比于日系部分不伦不类的Diàn动化新车,ID.系列的产品力明显更胜一筹,这Xiǎn然为大众在电气化时代开了个好头。

  但的产业革命,整车电动化和智能化双螺旋上升的趋势,已经越来越明显。如果说电动化层面大众依靠MEB平台,已经一Zhǐ脚迈进门槛,那智能化层面恐怕是当下大众最大的软肋。

  即Shǐ,迪斯为此已经付出了相当多的努力。

  从刚接任CEO一职,迪斯就毅然为大众成立Liǎo软件Bù门“Car.Software”,开发Jū辆操作系统 VW.os 软件系统和汽车云平台。再到后来,将旗下公司所拥有的软件研发团队合并WèiCARIAD,巩固和扩大了集团的软件实力,重塑移动出行的Chǎn品与生态,令大众汽车拥有了Zì己掌握灵魂的可能。

  赶走了迪斯,大众接下来的转型路要怎么走?

  但或许是因为改Gé的计划过于宏大,大众的独立软件Yàn发业务,一直以来因为Yù算与拖延问题而受到内部和资本的多方责备。

  同时,为了尽量轻装上阵,迪斯多次表示电动化Hé智能化Zhuàn型,Xū要缩减传统业务部门人员,去增加电池、软件开发的员工比例。比如去年迪斯就暗示德国大众需要裁员3万人,然而这也彻底激怒了工会,甚至直接要求其走人。有人称,这是迪斯下课的关键原Yīn,毕竟作为其中最Wèi关键的一方,在由十九个人组成的大众监事会中,工会占据着九个席位。

  Gǎn走了迪斯,大众接下来的转型路要怎Yāo走?

  大众工会主席卡瓦洛

  从这几年迪斯就任大众CEO的经历来看,他在集团内部的改革可谓困难重重。

  其实不止是大众,老牌传统车企大多数都有类似的问Tí——人员结构极为臃Zhǒng,内部派系林立,关系盘根错节。ér一旦想要Kāi启转型变革,就意味着很Duō老Yuán工将要失业,很多工厂将要关Tíng,很多内部矛盾和利益会发生冲突。因此迪斯这套改革策略难以推进,Shì很多业内人士早已预料的,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,ér且直接罢免了职位。

  那么,赶走了迪斯之后,大众后续Huì走向何方?

  电动化转型还得继续搞吧。特斯拉都打到家门口了,而且欧洲的排放法规向来最为严苛,大众集团再厚的家底,也经不起第二次排放门,因此迪斯对于电动化Zhuàn型的“遗志”还会继续。

  赶走了迪斯,Dà众接下来的转型路要怎么走?

  智能化方面就相对比较难了。可以预见的是,在强势的工会面前,接下LáiDà众的软件计划会有一Xiē波折。毕竟要裁员省钱搞软Jiàn肯定已经行不通了,因此自主Wán全开Fā软件的路线夭折,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

  其实,大众现在的样子,特别像当初的IBM。只是没有后Zhě那么好Yùn。IBM当年在个人电脑领域一败涂地,大型机市场也快丢光了。后来IBM遇到了救星——郭士Nà,半年内果断裁人4.5万,彻底摧毁传统模Shì,重振高端大Xíng机业务,带领IBM向PC市场发起总攻。1994年底,IBMHuò得了90年代Yǐ来的第一次赢利30亿美元。

  回顾迪斯执掌大众集团Zhè七年,从全面转型电Dòng化,Yàn发纯电平台,建设电动车工厂,到力排众议的软件自研,帮助大众集团顺利度过了汽车智能电动化转型黎明前最黑暗的阶段。

  然而年近百岁的大众,大Xiàng转身绝非易事。迪斯的改革受制于体制,改革的成效又不够明显。于是,带着无限遗憾Pī迫脱Diào了大众掌门人的皇冠,颇有先帝创业Wèi半而中途溜了的感觉。

         原Wén标题 : 赶Zǒu了迪斯,大Zhòng接下Lái的转型路要怎么走?

Published by